母職角色的新詮釋日前,民間團體針對進行台灣地區母親進行的民意調查發現,在家庭勞務的分工,目前有百分之六十三以上的台灣的媽媽將家事一個人包辦,百分之四十一點五的人,對於需特別照顧的家庭成員(如嬰幼、身心障礙者或老人等),首要選擇由自己來承擔,此外,如果詢問一直未曾工作的全職媽媽未就業的主因,百分之七十一的母親表示為「家庭需要照顧無法兼顧」而放棄工作。而根據近日報載高雄長庚醫院精神科的臨床經驗則發現,該院病房中的中重度憂鬱症患者多是媽媽,典型的憂鬱症媽媽,以中年婦女,缺乏獨立謀生技能為多,在犧牲自己、成就他人的價值觀,終其一生以照顧家人為職志,封閉的生活使得自己於兒女長大後出現空巢期症候群,一逢病痛又更加深其無用及自責的情緒,憂鬱症因而發生,嚴重者甚至因而走上絕路。「家庭照顧」真的是女性無可遁逃的的宿命嗎?女性主義學者曾分析性別不平等關係的根源,源自於「性別分工」的概念,亦即,男女角色經由特定分配成為「男主外、女主內」的分工方式。在父權社會下,女性便被期待扮演母職角色,成為私領域(相對於男性的公領域)的照顧者、養兒育女者等無償的家務勞動等。我們唯有透過打破僵硬的性別刻板分工,在日常生活中實現讓女人走出廚房,男人分擔育兒、作家事的社會價值,同時透過制度的力量,使家庭照顧不單是女性的責任,也而是國家的責任,方是落實性別正義的作法,政府在政策制訂過程中,應扭轉女性角色於社會安排下的弱勢地位,減輕婦女擔負家庭照顧者的身心負荷,及因為從事無償家務勞動,無法外出工作,成為經濟依賴者的「女性貧窮化」經濟困境。因此,面對長期單獨伺候重病公婆、照顧癱瘓配偶或是獨立撫養弱智兒女的偉大母親,社會與其透過楷模表揚儀式給予感佩的掌聲,不如更深刻的省思及行動,實際推動相關的法案及措施,讓所有的母親(包括單親及特殊境遇的婦女)都能得到經濟與生活的保障。具體的作法包括廣設公共托兒、課後安親及老人與身心障礙者照顧支持方案,讓家庭照顧者有專業人力的支援得到喘息;透過國民年金保險的方式,使「家務有給」的概念落實,無酬的家務勞動者得到晚年經濟保障…等,如此方能還給長期為家庭犧牲的母親們一個公道,擁有更有保障的未來!

(本文刊登於90.05.12中央日報是非集) ──﹝林慧芬:「讓媽媽鬆綁」──新世紀應賦予母職角色新的詮釋與支持﹞

可可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