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等待南瑪都颱風的fu中,在家備課。
讀到黃迺毓老師(我研究所的老師)寫的石頭湯,
想與大家分享。

今天引用的文章來源,請點選
http://www.012book.com.tw/hot/stone%20soup/index.html

正式看這個繪本前先來讀讀楊茂秀老師(一位喜歡跟孩子講故事的老師)的導讀

分享一鍋好湯(楊茂秀)
《石頭湯》是我最先說的圖畫故事書之一,那時候我的女兒還很小,她一邊聽她的媽媽說英文,然後,接著要我說中文,聽了之後,就要我們煮石頭湯,我也就這樣學會煮石頭湯和喝石頭湯的。其實很多的小孩聽了這個故事,也和我的女兒一樣,要求他們的父母煮石頭湯。

從哲學上或教育上來看,煮石頭湯或石頭湯這個故事是一個合作的思維,呈現的是分享的人生觀,這個法國的老故事,經過瑪西亞‧布朗的雕琢,用線條及簡單的色彩呈現出溫馨的韻律,讓人讀了好像在體驗著「一個盛宴所準備的歷程、進食的過程以及事後的真心理會」當中的意義。故事的結構四平八穩,有開頭,有發展,有結束,故事的道理明明白白,要人慷慨分享,但是,《石頭湯》所發展出來的圖文配置、所網絡的藝術氛圍,卻像白水或白飯那樣,叫人喝了還想喝,吃了還想吃,就像它的道理那麼平易近人:淡淡的,長久的好。

《石頭湯》這個故事可以和其他很多不同的故事一起來演奏,是營造書群時可以當經緯的好書,但是,它就是單獨存在,也會讓人覺得是愛不釋手的寶石一般。《石頭湯》剛出來的時候是1947年,一直到現在它都還是最受家長、教師與小孩歡迎的圖畫故事書。

接下來請大家搜尋一下石頭湯PPT,
欣賞一下完整的石頭湯的故事

最後想推薦大家看看我的老師寫的文章
我念研究所時收穫最大的一門課就是黃老師開的家政教育哲學
老師引導訓練我們將哲學思考放進生活中的點點滴滴
這門課對我的教學理念及理家哲學有深刻的影響
希望同學能有耐心的看一看,想一想
因為終究大家有為人父母的可能
也可以分享給爸爸媽媽

打造愛之窩 台灣師範大學家政教育系教授 黃迺毓

從前有個村莊,有一天來了三個又餓又累的士兵,他們向村民要食物吃,但村民不肯。他們試了幾戶人家,都遭到拒絕。士兵們饑腸轆轆,卻一籌莫展。其中一個士兵急中生智,就當眾宣布:「各位,既然你們也都沒有食物,我只好來作石頭湯了。」
  村民訝然,「石頭湯?到底是甚麼呢?石頭作的湯能喝嗎?」
  「首先,我們需要一個大鐵鍋。還要一些水和火。」士兵說。
  村民都預備好了之後,士兵又要三個圓而光滑的石頭,然後開始燒。村民睜大眼睛看他們煮石頭湯。
  「作湯需要鹽和胡椒。」士兵喃喃自語,但是很快就有人拿胡椒和鹽來。
  「這種石頭很適合作湯,可惜沒有胡蘿蔔。」他們又說,立刻又有人拿來胡蘿蔔。
  「通常好的石頭湯都會加點捲心菜,可是沒有也沒關係。」士兵又說。
  「我回家找找看,說不定我有。」一個婦人說。不久,她果真拿來了一些,加到湯裏。
  「胡蘿蔔和捲心菜的味道配上牛肉和馬鈴薯,那就是天上美味了。」村民想一想,既好奇,又不甘心就此放棄嚐嚐「完美的石頭湯」的機會,也就紛紛貢獻所有。
  「啊,最後還需一點燕麥和牛奶,就大功告成了!不過如果你們沒有就算了。」士兵一邊攪拌一邊說,村民可不願抱憾終身,於是石頭湯作好了。
  大家七手八腳擺出桌椅,坐下來一起品嚐。村民又想:「既然有了這麼特別的湯,為甚麼不配點麵包和烤牛肉,再喝點蘋果汁,那就更好了。」
  他們從來沒吃過那麼豐盛的大餐,大夥兒好開心,熱烈的感謝士兵們:「謝謝你們教我們作石頭湯,我們以後都不怕挨餓了。」
       *        *        *       *
  小時候第一次聽石頭湯的故事,覺得那些士兵很厲害,居然用石頭也能作出美味的湯來,就像我們玩辦家家酒,花草木石都可以成為佳肴,只不過我們作的只能假裝吃,但他們的石頭湯是可以真的吃喝的。

  稍長,才開始明白,原來石頭湯的味道不是來自石頭,而是村民所提供的材料。我覺得那些士兵很奸詐,要不到食物,就以「欺騙」的手段,害得老實善良的村民,傻傻的拿出他們的積蓄,供他們大吃大喝。

  後來,有一段時期,我開始欣賞士兵的聰明機伶,他們肚子餓,總是需要解決民生問題。可貴的是,他們不搶、不偷,而是想辦法讓村民心甘情願的加入作湯的材料,皆大歡喜。

  成年後,每次看到這個故事,我就想到人性的自私,村民本來拒絕給饑腸轆轆的士兵任何食物,後來卻因著自己想嚐嚐石頭湯的味道,而拿出存糧,活該他們被騙。

  前陣子,再讀石頭湯,又有了新的體會,教書許多年,我的學生也大部分都當老師,常聽他們嘆息:「教書是一個付出的工作,作久了會乾涸。」

  在親職教育的場合,我也常聽到父母苦惱地表示:「現在的孩子真不好教,意見那麼多!」

  是不是因為我們還是把孩子當作是張白紙,而且是需要不斷上色的白紙,所以大人必須幫他們畫圖?

  是不是我們還把孩子當作是空杯子,而且是杯底有洞的杯子,大人必須幫他不斷的加水?

或許我們該放下「大人教小孩」的身段,以作石頭湯的心情,慢慢引導孩子發揮他的潛能,將上帝賜給他的才華用出來,而不是自以為是地替他規劃學習,最後弄得雙方都很累,卻只得到暫時性的表現。

  有些父母愛孩子,辛苦作湯給孩子喝;有些父母則寧可多花時間和精神,帶著孩子一起作湯一起喝。

  你是哪一種父母呢?

我一直在學習當第二種父母。
新的學期開始了,邀請大家跟老師一起熬煮石頭湯,老師一個人煮湯常常只能煮出自己愛喝的湯,食材也不一定夠豐富。期待同學們在課堂中能如故事中的村民般,提供奉獻出自己的想法,班級能多一些互動,希望煮出一鍋意想不到的好湯。

可可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ACAminiCAT
  • 這是一本繪本~我看過
    不過是和尚版的
  • 有共鳴喔

    可可芬 於 2011/09/15 09:2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