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本已絕版的好書,還好本校圖書館借得到。
博客來關於這本書的簡介如下:
食神坐命的韓良露,使得她天生懂得欣賞食物的差異性,從一嘴吃兩家開始,從小飲食無省界,長大後更是飲食無國界。走遍六十餘國的她,她的食神也遊歷天下,變成了個喝過很多洋水的食神。每到一地吃喝,別人可以吃了就算,她卻忍不住要來個食神報告。畢竟她的食神有灶神的使命,人家灶神是一年一次向玉皇大帝報告,她的食神可忙碌了,凡是吃到了特殊之味,都忍不住要大費口舌一番。

  因此本書《韓良露私房滋味》,便是記錄作者的食神報告,除了食經外,屬於作者的食神還頗好做點小學問,這幾年報告的食物心得越來越受命中文昌神的影響,她的食神不僅大拋文化媚眼,竟然還寫了幾篇飲食小說,可說是集美食散文、美食小說、評論於一爐的大成。

我自己挑了本書第一部的九篇文章及第三部的四篇文章來閱讀。我個人喜歡【京都尋慢味】這篇文章。其中【灶神在家的滋味】【在印度的食物中】這兩篇文章跟我們最近的飲食文化報告主題類似,可當作延伸閱讀的教材。喜歡研究紅樓夢的同學可以看看【紅樓夢的美味情事】。

先轉貼一段作家身影,來認識一下作者。  資料來源:
http://www.rti.org.tw/ajax/recommend/Literator_content.aspx?id=231

韓良露出生於台北,從小就不喜歡受拘束,無論是求學、就業、生活,都不喜歡固定在一個地方,高中時代,她就換了三所學校,大學學得是歷史,走出校門後,工作資歷有影評人、紀錄片導演、電視編劇、新聞節目製作人、資訊公司總經理與占星學院講師等等,是全才型的文字工作者,她的文字流暢自然,書寫美食和旅行的作品更廣受讀者歡迎。

實際生活中的韓良露也十分精采,她燒得一手好菜,機敏風趣、活力充沛,而且熱心得不得了,有人寫文章形容:她有點像白先勇《台北人》筆下,隨時可轉出一桌好菜宴客,把大家哄得服服貼貼的尹雪艷。

韓良露是能力卓越的現代女性,她
24時第一分工作是寫劇本,當時一般上班族的月薪普遍是12萬元,她一個月的收入就有20幾萬,工作的頭兩年,韓良露完全不存錢,20來萬元的高薪幾乎月月見底。直到她26歲那年家中經濟出了狀況,全家經濟重心頓時由她擔下來,這時候,她才開始在乎錢,之後又花了將近10年的時間,才慢慢學會與錢相處。 

學會與錢共處的韓良露,並不是從此變成不花錢或是亂花錢的人,她對錢的態度是:有錢代表有責任,如果手上的餘裕是小富,可以和身旁的親友共享,而一般人所謂的「大富翁」,更應該負起「花錢」的責任,讓金錢流動,造福更多人,她認為:「如果有錢人只是把千萬元拿去買奢侈品,那筆錢就凍結了;但把這筆錢拿來開公司,雇用員工,能讓更多人有工作,有收入,這比滿足自己的物欲更有意義。」她也認為:任何賺錢、花錢的方式與內容,都該合乎「道德、自由、責任」,有違道德的錢萬萬不能收,也別讓自己陷入金錢迷思,活得不快樂。
 

由於韓良露生活目標不是賺多少錢、有什麼樣的頭銜,而是保持創意的、好玩的生活;也由於韓良露比一般人早認識到「與錢共處之道」,所以,她曾經和先生花了
1年時間,用100萬元環遊世界;也曾經在英國倫敦度過5年讀書沒有工作的日子,這段期間,她就讀於占星學院,參加榮格分析心理學講座,潛心研究倫敦學派的深層占星學,也曾經接受過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的訪問。這並不是因為她特別有錢,而是她捨得花錢換來多采多姿的人生體驗。 

旅行也是韓良露體驗人生的重要方式,從
20多歲開始旅行,她走過60多個國家,300多個城市,經常在一個地方住上3個月或半年。對韓良露來說,19911992年是她最幸福的日子,因為那一整年她都在旅遊,1年的時間像是活了7年。她習慣把旅遊中碰到的事情記下來,這些經歷,都成為她寫作的素材。

作為美食家,韓良露喜歡在旅行中四處買東西回旅館去吃。因為一般餐廳的食物,多半不會用到好到極點的食材,而且好吃的東西,進了餐館價錢就貴,所以,韓良露喜歡去當地最有名的商店,買最高等級的香腸、起司、水果和麵包。旅行時,她會隨身攜帶一塊小桌布和兩副刀叉,在旅館內布置自己的小桌子,買很好的酒來搭配佐餐。她也會收集資料、記筆記,查字典,逐漸累積自己的飲食知識。在她的理念裡,旅行當中的食物經驗不只是好不好吃,而是味覺體驗的本身,就是一種生活文化的探索。

這樣用心去旅行、去體驗生活、去研究占星學,使韓良露的寫作範圍極為寬廣,
她的代表作有《狗日子,貓時間》、《雙唇的旅行》、《浮生閒情》、《韓良露私房滋味》、《生命歷程全占星》等多部。她也曾經獲得「新聞局優良劇本獎」、「台北文學獎」,製作過的電視節目「今夜」獲得「最佳新聞獎」。近年來她定居台北,演講、寫作、主持廣播節目、並擔任「南村落」飲食文化空間的總監。

 

文學花園
說明: 韓良露在台灣文藝圈中的好友蔡詩萍曾經形容她的文字可以「讓自己逐漸衰老麻痺的生活趣味,重現新生機。」

韓良露是台灣近年來相當盛行的飲食文學領域裡的重要作家,她之所以能夠把飲食文學寫得情趣盎然,讓人看了文章垂涎三尺,和她本身就很會作菜大有關係,韓良露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寫:「
我小的時候,常常跟著阿嬤在廚房中準備食物,學到了一些本能的動作,長大後才知道其中有奧秘。譬如我炒蛋是不會先打蛋汁的,而是直接在鍋中打蛋炒碎,這是和阿嬤學的,因為這樣炒蛋比較香。後來我看米其林三星名廚麥可皮耶懷特的訪問,別人問他什麼是三星廚師的秘訣?他說要簡單如炒蛋這回事都得講究,他的講究之道竟然就跟阿嬤的作法一樣。」

懂烹飪,會生活,能夠在旅行中品味各地的文化,也能夠藉著古老的占星學透視生命的奧妙,韓良露寫作的領域相當寬廣,不同題材的文章也都擁有眾多讀者。

原文:農夫午餐和炸魚炸薯條

在倫敦住過五年,對英國食物不免日久生情,雖然歐洲流行一則笑話:天堂裏英國人當警察、法國人當廚師、義大利人當情人、瑞士人當工程師,但地獄中卻是英國人當廚師、法國人當工程師、義大利人當警察、瑞士人當情人。


英國食物不受世人歡迎,由此笑話可見,但嚐盡世界美食的我,卻也在英國發現一些讓我一吃鍾情、再吃思念不已的食物,再加上在世界各國遊走,在不同的地方想吃到好的中國菜、義大利、法國菜都有可能,但卻只有在英國才能吃到好的英國食物。
這也難怪,近幾年每次重返倫敦,下機三天之內,一定都是先重溫一下英國食物的舊味,之後才覺得全身舒暢,可見得五年的英國食物緣,已經在我的味蕾記憶中下了思念的蠱。

在英國食物中,我最不能抗拒的首推農夫午餐,實在是很簡單的東西,兩片黑麥麵包中,夾上重口味的萊斯特乳酪,再加紅洋蔥甜醬,這樣平凡的三明治,原本是農人包在紙袋中帶到田裏工作的午餐,如今下田的人太少,卻是上班族在三明治舖或酒館中常叫的食物。

倫敦人嗜吃三明治,口味有數十種以上,但我對這道農夫三明治卻情有獨鍾,屢吃不膩,就像情人眼裏出西施一樣,我覺得農夫三明治中幾樣東西加在一起,就形成了味覺的魔法,打動了我的心。每次吃這麼普通的東西,我都會覺得很滿足,讓對農夫午餐免疫的外子直呼荒唐,好在三明治可以各吃各的,吃農夫三明治,再配上英國的苦啤酒,更是美妙,尤其是人坐在酒館的火爐旁,大口咬農夫三明治,再灌幾口啤酒,不亦快哉。

第二樣讓我嗜吃的英國食物,也是平常的百姓食物,就是炸魚與炸薯條,不過要吃好的炸魚、炸薯條,絕不能在酒館中叫,也不能吃街上快餐店賣的,非得去一些老式的只賣炸魚與炸薯條的舖子,那樣的店裝潢要愈簡單愈好,走進去往往只見乾淨的不鏽鋼料理檯中,只會有幾條剛炸的魚和一些些薯條,這樣的店講究現炸現賣,而且用的鱈魚、鰈魚及馬鈴薯都是新鮮的,味道和冷凍貨大不相同。

吃炸魚及炸薯條時,調味料只加一丁點鹽,再灑上咖啡色的麥醋,略鹹略酸的味道,挑出了炸魚和炸薯條的鮮甜。 吃炸魚、炸薯條,最好是買一白紙袋包,邊走邊吃,尤其冬日裏冷風一吹,熱熱的炸魚丟入口中,內心就覺得無比的滿足,還好炸魚、炸薯條不貴,這樣的享受窮人也應付得起。

農夫午餐及炸魚、炸薯條,都是平民的食物,吃了都會有一種充實感,會讓人恢復元氣,這和吃過很精緻的料理後的感覺很不同,但也許因為這兩款食物都太平凡了,價錢也低,因此不太被當成美食看待,卻是我每在臺北常常思念的英國美食,就像我在國外時,想到蚵仔麵線和臭豆腐就激動不已,都是家常的滋味,一旦深入你心,就無法掙脫了。


可可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