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午時走到文昌公園,公園四周是菜市場,暑氣逼炙,買菜、用餐的人稀疏了。汗透的衣衫又乾,路面熱氣升騰像蒸籠,樹蔭都縮在樹幹下,一切懶洋洋的。經過文昌街冷飲攤,那隻老狗閉眼趴在桌下假寐,我買了一瓶冬瓜茶,一瓶​​蓮藕茶,邊走邊灌下​​肚。酷暑中痛飲冰鎮冬瓜茶,好像驕陽下乍逢蟬鳴送來清風。

最近兩次環台考察,烈日下步行街頭,喝了不少冬瓜茶。冬瓜茶和青草茶、甘蔗汁皆是台灣古早冰飲,特別是夏天,街頭的涼飲舖多可見冬瓜茶,儼然是飲料中的台灣符號。

作法簡單卻耗時:選用好冬瓜,削皮,去籽,切小塊,加糖和水熬煮數小時,冷卻後濾渣即成,冰鎮後風味更佳。現在的冬瓜茶業者都添加粉圓、湯圓、蒟蒻、桑椹、仙草、石花凍、檸檬、金桔、薄荷、咖啡、牛奶等等配料,冷熱皆有,飲法多元化。檸檬或金桔的果酸,有效修飾冬瓜茶可能的甜膩,賦予清爽的韻致,尤為我偏愛。

小時候,我母親是買濃縮的冬瓜糖塊回家煮化,簡便則簡便矣,可風味遜於新鮮熬煮的。一杯香甜醇厚的冬瓜茶,須勤懇提煉,古早的冬瓜茶絕不添加色素、香精、防腐劑等亂七八糟的化學物質。有一段時間買便當常附贈一包冬瓜茶,這種冬瓜茶殊乏風味,大概是香精等化學藥劑摻糖精製成。

任何美味皆須以天然材料老老實實操作,不嫌工序繁瑣,不靠人工添物。糖的多寡、拌炒方式、熬煮時間都會影響口味,如傳統的褐色冬瓜茶,是冬瓜加砂糖慢慢拌炒而成;炭烤冬瓜茶則是炒糖至略焦,呈現咖啡色澤。

我心目中的好冬瓜茶都無添加防腐劑、香精、色素,天然健康,諸如埔里的「炎術」,府城的「義豐」、「兩角銀」,台北的「楊記」。炎術冬瓜茶以新鮮冬瓜慢火熬煮8小時製成冬瓜原汁,又用麥芽取代砂糖,甜度顯得含蓄。義豐冬瓜茶乃台南武廟旁的百年老店,用木桶慢慢熬煮冬瓜和糖水。

冬瓜耐貯存,原料很普通,價格又低廉,堪稱來自基層。其外形很可愛,渾身白白胖胖,憨態可掬。宋.鄭安曉〈詠冬瓜〉:「剪剪黃花秋夏春,霜皮露葉護長身。生來籠統君莫笑,腹裡能容數百人」。冬瓜除了熬煮成飲料,也常製成蜜餞。林纘曾創辦台灣首份詩刊《台灣詩報》月刊,他有一首七言絕句盛讚冬瓜茶之清涼消暑,和利水消痰、除煩止渴的功能:「大勝匏瓠味淡馨,羹湯暑熱藥同靈。洞房記取仙姬贈,酥潤冰條試臘瓶」。詩中的「冰條」指冬瓜條,即冬瓜糖,乃台灣婚俗中女方准備的甜糖之一,期待新婦一舉得男。

我赴外地調查餐飲的時間多半集中在暑假,總是在烈日下行走,不免想起過往的歲月。我有時甚至覺得和世界格格不入,孤狼般只想獨自行走,往往又像在現實的烈日下,暴走。偏偏我的工作多得和​​人接觸。這時候往往渴望一杯冬瓜茶,它總是那麼清涼,在前方口乾吞燥之際,適時安慰。我的未來​​,需要一杯冬瓜茶。

 

原文點選: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cn/newspapers/20140922000672-260115

可可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