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逛菜場,常去的水果攤上一片橘紅伴橙黃,是柿子,有軟的紅柿,也有脆的甜柿,一顆顆排得錯落有致,真美。陽光稀微的日子,如此鮮豔明亮的色彩,教人看著心情也雀躍了起來,一問價錢,特別平,這也難怪,就快要「霜降」了,眼下柿子正當令,產量多,質量好。

霜降是秋季最後一個節氣,不是落在每年的十月二十三日,就是二十四日,總之就是太陽到達黃經兩百一十度的時候。這時北國深夜氣溫可以降至零度以下,空氣中的水分就在地面凝結成霜。記得旅居荷蘭那十多年期間,霜降過後,晨起拉開客廳窗簾打量屋外,臨水的陽台就常蒙著薄薄一層白霜,等太陽一出來,氣溫一回升,就融化了。

回到亞熱帶島嶼故鄉後,台北盆地別說霜降時分,就連隆冬時平地也不結霜。不過晚秋時節日夜溫差的確變大,有時前一天白日仍如「桂花蒸」般悶熱,但夜裡下了雨後,早晨便覺寒意襲人,須趕早上班上學的人,最好加件外套再出門,以免著涼感冒。

從而想起老人家愛說:「一年補通通,不如補霜降」,又說:「霜降吃柿子,不會流鼻水。」這兩句諺語或正反映民間古老的智慧。就拿霜降食柿的習俗來說,根據西方的營養學,柿子富含β-胡蘿蔔素、維生素A和C,特別是維生素C比一般水果高了一至二倍,一顆柿子便含有人體一日所需的維生素C一半的量,而維生素C有抗氧化的作用,雖無法治療感冒,卻能夠加強人體免疫功能,減少感冒流鼻涕的風險。

再由咱中醫觀點來看,《本草綱目》也說柿子「味甘而氣平,性澀而能收,故有健脾澀腸、治嗽止血之功」,這可真是大自然的巧妙安排,霜降正值秋燥時節,容易咳嗽,此時盛產的柿子恰好有止咳的功效,何況當令的柿子特別好吃,皮薄、個大,汁又甜美。換句話說,霜降食柿,不但可以一飽口福,而且真可以補身養生。

然而飲食之道最怕暴飲暴食,再怎麼美味的食物都須適量。柿子雖好,卻不宜多食,尤其不可空腹吃,因為柿子含有大量鞣酸,在胃內和胃酸共同作用,會和食物的蛋白質起化學反應,沉澱結塊,形成柿石,很難消化,因此本來就有消化不良毛病的人少吃為妙,倘若真饞得受不了,也須去皮食用,柿皮中的鞣酸含量特別高。

既然當令紅柿如此物美價廉,我毫不遲疑,請果販給我秤了四台斤(近兩公斤半),統統裝進我自備的透明大塑膠袋中,拎在手上沉甸甸,顏色紅彤彤,非常秋天。

我家才兩口人,這麼一大袋紅柿就算天天吃一顆,也會吃到保鮮期已過,更別說膩味。我打算分成不等量的三份,一份收進冰箱的蔬果冷藏櫃,大約三天內趁鮮吃完。一份洗淨後,像處理番茄那樣,從蒂頭處淺淺劃十字刀,再用熱水汆燙,默默數到三十就取出,立刻沖冷水,如此一來,只要輕輕一撕,便可剝除原本不易剝的柿皮;跟著將去皮的果肉分切成塊,分成數盒冷凍起來,等哪天有客來家裡,將凍柿用果汁機打碎,不必加糖也用不著加蜜,僅需加一點點的水,就能夠製成別致又香甜的紅柿冰沙。

還有最後一份紅柿,要帶給我的二姊。我的二姊因出生時難產而腦神經受損,如今五十多歲了,仍只有兩、三歲小孩的智力,是所謂的心智障礙者。她周一至周五都在教養機構「住校」,只有周末回家,明天是周日,正是我和她聚餐的日子。

二姊愛吃柿子,特別是軟的紅柿。她吃柿自有她的講究,你得先替她把柿子洗淨,用紙巾拭乾,還得盛在小碗中遞給她。她捧著碗,並不急著將紅柿塞入口中,先聞了聞,似乎聞得出柿子甜不甜,跟著才吃第一口。這一口嚥下去以後,她會等個一會兒,待口中的餘味已消,再吃第二口。一顆柿子,別人三、四口,三十秒就「解決」,她卻可以吃上好久。

每回看著二姊如此專注又從容不迫地吃著那一顆小小的柿子,就覺得她是我的天使或菩薩,來到人間是為了要給我啟示,讓我明瞭一個道理:唯有最單純的心,才能領會最純粹的快樂。

【2014/10/21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可可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